可站在他身后的是南辰。

南辰不需要一个女人来替她挡枪,尤其这个女人是宁染。

他站着没动,任凭宁染挡在他身前,他只是还没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事情,阮安西如此激动,要杀他。

难道是因为他看到阮安西和宁染在一起,阮安西做贼心虚,先下手为强?

还是宁染和阮安西一起,在导演一部他看不懂的大戏?

观察了一下之后,他发现都不是。

阮安西眼里的恨意如此真实,而宁染娇小的身躯在瑟瑟发抖。

他们都没有在演戏。

南辰想伸手推开宁染,但最后手还是缩了回来。

他绕过宁染,杵在了阮安西面前。

宁染担心阮安西真的会开枪,于是又拱到了南辰和阮安西中间。

可是两个男人都比她高很多,她不过是像楔子一样夹在中间而已。

南辰一伸手,抓住了阮安西的枪,一翻腕,枪就到了他手里。

阮西本来就弱,现在大病之中,哪里是南辰的对手。

枪被抢后,阮安西一激动,剧烈地咳嗽起来,苍白的脸开始泛出病态的红晕。

南辰将枪扔到角落里,一伸手,扼住了阮安西的喉咙。

阮安西顿时呼吸困难,伸出瘦骨嶙峋的双手,准备掰开南辰的手。

但并没有什么用,南辰的手很有劲。

要命的是已经很困难的阮安西脸上竟然浮起一丝狞笑,艰难地地吐出两个模糊不清的字:“杀我……”意思还是表达清楚了的,那就是你有种就杀了我。

你是豪门少爷,商业巨子,你要是杀了我,你也就毁了。

就算是法律层面你说你是自卫,但我阮安西的那些亡命的死忠手下,会灭了你南氏满门。

不过是玉石俱焚而已,阮安西从来不怕这个。

他不怕,宁染怕。

她可不能看着南辰杀人,不管杀谁都不行。

他一但杀人了,那真的就完了。

“南辰,你放手。”

宁染也要去掰开南辰的手。

“滚!”

南辰回他一个字。

宁染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她也是服气,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当了夹心饼干,两头都不是人。

“你放开他,我就滚。”

宁染用央求的口吻说。

南辰竟然真的就放开了手。

阮安西大口地喘气,剧烈地咳嗽,看着随时有可能断气的样子。

然后他突然往门口走去。

宁染也没多想,以为他是想逃了。

可是他突然走过南辰身边的时候,突然扭身,手忽地放在了南辰的脖颈之上!冰冷锋利的手术,就抵在南辰的动脉处。

他只要轻轻一划,南辰的血就会喷射而出。

就算是这里是医院,也不见得能救回来!都以为阮安西要被捏死了,可南辰和宁染都忘了,阮安西是用刀高手,他的外号就叫医生。

而且他本身就是学外科的,他一定能一刀致命,让南辰就死在这里,救不过来。

“咳咳……你别动,不然我就杀了你,你瞬间就会死掉!”

阮安西恨声道。

宁染浑身冰凉,瑟瑟发抖。

人生太艰难了,这两个男人相互要杀死对方的样子,却把她夹在中间。

一会求这个,一会求那个。

然后两边都不领情。

“阮安西,你把刀拿下来,别闹了!”

宁染虚弱地说。

“宁染你别管,刚才他要捏死我,你没看到吗?”

阮安西说。

“可你也要打死他呀!你难道就是什么好鸟吗?

把刀放下!”

逢春花似锦
关于逢春花似锦:新婚前夕,姐姐离奇失踪,她被迫嫁给了准姐夫。男人索求无度,又冷酷无情,亲手把她按在手术台上,逼她堕胎。她心灰意冷的逃走,他掘地三尺也要逮到她,“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花晓芃陆谨言
军痞农女:山里汉子,不限宠!
关于军痞农女:山里汉子,不限宠!:现代特种兵安静穿越到了一个古代人人可欺的农女身上。穿越当天就被卖,好,手夺卖身契,脚踩渣爹娘,她的自由她掌握,她的婚姻她做主,她的未来她说了算,谁都别想对她指手画脚!安静霸气的将自己的卖身契往旁边汉子身上一拍:“收好,以后我就是你的了。”汉子:“……”汉子很宠她,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和她一起虐各种渣渣,两人小日子过得极其的滋润。呵呵,都笑话她不能生?眼瞎吗,她一
长青树长青
诟病
文案:在标记消失之前,回到我身边祁薄言每一次登台表演,手腕上始终缠绕一根磁带。记录的内容,只有祁薄言听过,唯有纪望知道,那是最隐秘最私人的内容是接受痛苦,给予欢愉的声音AlphaxAlpha明星攻x演员受标签:ABO 娱乐圈 破镜重圆 强强 HE
池总渣
唧唧复唧唧!
关于唧唧复唧唧!:鸡……鸡鸡复鸡鸡木兰数小鸡~当代女大学渣手抓脐带穿肠而来,手拿鸡毛掸子,玩儿转古代。木兰:“吃屎解决不了问题!”马崇飞“啥?”木兰:“你,你竟然偷偷躲在密室里搓粪球!”南柯:“......”本文轻松搞笑,并未遵循历史上的花木兰!!!
信小崔得永生
我和26岁美女房客
关于我和26岁美女房客:神秘的佣兵高手重归故里,继承父母遗留下的豪华别墅,一个又一个绝色美女纷纷入驻,美女老师、火爆警花、呆萌富家千金……环肥燕瘦、姿色迷人,却不料各方势力纷纷介入,原本低调的别墅主人,决定抛开他世俗的低调外表,华丽转身,成为最强护美房东。
乘风赏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