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贺楮墨留给陶觅的最后一句话。

随便的意思是什么?

无所谓。

他不会强迫性的让她走,但也绝对不会挽留她。

随便的意思就是说,不管她在不在这里,他都没有关系。

又或者,不仅仅是她在不在这里的问题,是她跟他说出来的……离婚。

但就算这样,他还是没有半分的触动……是么?

陶觅突然有些想要笑。

但很快的,她感觉到了一点点的凉意。

是从脸颊上传来的。

陶觅擦了一下,这才发现,那是泪水。

她哭了……

她居然哭了?!

陶觅有些不相信,手立即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甚至还看了看左右,生怕还有人……发现。

但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陶觅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回车上拿了手机,准备叫人带她离开这里。

走就走!

他不是无所谓她在哪里吗?

既然这样,她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没有。什么意义都没有!

那她就回去好了!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想要跟她过不去,陶觅连续按了好几下手机都没有开机的迹象,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在盯着那漆黑的屏幕看了很久后,陶觅终于忍不住抬手,将那手机直接砸在了地上!

然后,她缓缓的蹲了下来,抱着自己的膝盖就开始哭。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陶觅就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上一秒还强忍着的眼泪此时一点也不想忍了。

尽管她知道这里没有人,甚至就算贺楮墨没走在这里,看见她的眼泪,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陶觅终于慢慢平静下来,用力的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抬脚就要走的时候,汽车的引擎声传来。

听着那声音,陶觅的脸色不由变了一下,然后,她咬紧了嘴唇站在那里。

那个时候,她真的以为是贺楮墨良心发现回来了。

但很快的,这份期盼也直接消散。

下车的人不是贺楮墨,而是……他的母亲。

看见她,陶觅立即直起身体,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那充满警惕的眼神让俞菀的动作不由一僵,但很快的,她说道。"你还好吗?"

"贺夫人好。"

陶觅极其恭敬的对她鞠了个躬,"不知道你到这里有什么事么?"

"我昨晚看见新闻后就联系楮墨了,但他说这是你们的事,我放心不下,所以想……"

"他说的没错,这是我们自己的事。"

陶觅直接叫俞菀的话打断。

此时她的样子已经不仅仅是警惕了,那看着俞菀的眼神中甚至还带着几分的……冷漠!

那样子让俞菀的身体不由一震!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犹豫着说道,"你一个人在这里么?要不要我……"

"不需要了。"

陶觅直接将她的话打断,"夫人,您要只是过来关心我的状态的话,您现在就可以走了,我很好!"

话说完,陶觅转身就往别墅里面走。

俞菀也不说话了,只跟在她的身后。

陶觅一开始是没有发现的,一直到她进入别墅里面,准备将门关上的时候才看见了跟在自己身后的人。

她脸上的表情不由变了变,然后皱起眉头。"您这是做什么?"

"我……我怕你一个人在这里……"

"您该不会是怕我死在这里吧?"

陶觅的话说着,忍不住笑了出来,眼睛里却是明显的嘲讽!

"或者说,您担心的不是我,而是我肚子里的孩子?"

"不是……"

"您不用解释了。"陶觅笑了笑后,说道,"我知道你们贺家根本就不在乎跟我们陶家的联姻,在这海城中,谁不都得看着你们贺家人的脸色过日子?但夫人要是将我看成那种人的话,我就直接告诉您吧,我不是!"

话说着,陶觅抬脚就要往前走,但下一刻,俞菀的声音却传来,"要不我送你回a城吧?你是不是想回去?"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陶觅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

天色很快入夜。

俞菀刚一将电视打开,就听见了外面的汽车引擎声。

在听见那声音时,俞菀的身体先是一震,然后迅速从沙发上起来,往楼上狂奔!

那"咚咚咚"的脚步声让书房里的人吓了一跳,刚一将书房门打开,俞菀便将他的身体抓住!

"你儿子回来了!"

"所……"

贺隽樊的话还没说完,俞菀已经将他的身体往外面一推,自己进入了书房后,将门关上!

而那时,门外的人也正好进来。

别墅是复式的建筑,因此贺楮墨此时可以清楚的看见来人的表情。

在看见他那阴沉的脸色时,贺隽樊已经明白了大半,只站在二楼上,"你怎么回来了?"

"我母亲呢?"

贺楮墨的脸色依旧阴沉,声音更是咬牙切齿的!

"她身体不舒服,休息了。"

贺楮墨的话说着,人缓缓往下走,"公司泄密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听说泄密的是你之前的秘书?"

"是。"

"以后对身边的人要谨慎一些。"

"我知道。"

贺楮墨的话说着,人往前面走了几步,眼看着他就要上楼。贺隽樊想也不想的将他拦下,"你要做什么?"

"您不是说我母亲身体不舒服么?我想上去看看。"

"不用了,她休息一下就好了。"

"是么?"贺楮墨的话说着,低头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今日她还有心情和时间送人去机场,精神应该好的不行才是!"

他的话说着,牙齿缓缓的咬紧!

这件事贺隽樊倒是不知道的,却也只扬了一下眉头,"是么?那可能是在路上吹了风,这才不舒服吧?"

"那我更得上去看看她了,毕竟母亲是为了我才会送人过去的。"

话说完,贺楮墨就要绕过贺隽樊的手,但下一刻,贺隽樊却是将他的手臂扣住!

"你母亲正在休息,你这样进去不方便。"

"我是她的儿子,怎么会不方便?"

"贺楮墨,你现在是听不懂我的话了是吗?"

贺隽樊的话说着,脸色也沉了下来!

贺楮墨看着,突然笑了出来,"父亲,其实您都知道的对吗?"

"你和陶觅的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不想掺和。"

"既然您也知道那是我们夫妻的事情,又为何让母亲这样做?"

"你母亲那是心疼陶觅。"

"我是她的儿子,她应该心疼的人不应该是我么?"

"你有什么好心疼的!"

就在那时,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说话间,她已经冲到了贺楮墨的面前,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把人家姑娘都逼成那样子了,你有什么好心疼的!?"

"母亲,我们夫妻间的事情,您该让我们自己解决。"

"你能解决什么?"俞菀咬着牙,"将她一个人丢在小南庄那里吗?她是个孕妇,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如何负责任?"

"母亲眼里,到底是关心我和我妻子的感情,还是关心她肚子里的孩子?"

贺楮墨的声音很冷。

这轻飘飘的一句,让俞菀顿时愣在了原地!

"我……我关心她的孩子,不也是因为,那是你的孩子吗?!"

军痞农女:山里汉子,不限宠!
关于军痞农女:山里汉子,不限宠!:现代特种兵安静穿越到了一个古代人人可欺的农女身上。穿越当天就被卖,好,手夺卖身契,脚踩渣爹娘,她的自由她掌握,她的婚姻她做主,她的未来她说了算,谁都别想对她指手画脚!安静霸气的将自己的卖身契往旁边汉子身上一拍:“收好,以后我就是你的了。”汉子:“……”汉子很宠她,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和她一起虐各种渣渣,两人小日子过得极其的滋润。呵呵,都笑话她不能生?眼瞎吗,她一
长青树长青
全星际教我谈恋爱
文案:自以为穿越时空的陆尚终于再次看到了那个散发出光芒的虫洞。他在纵身一跃回到地球之前,对着满脸紧张的银发军装男人大吼:“老子终于可以回地球了,你个直A癌!告诉你,老子才不是什么OMEGA,我是男人,一个完全自由的男人!去你的ABO,去你的ALPHA!去你的纳特帝国,老子不伺候了,拜拜了您!”然而他跃入虫洞,快乐地回地球之前,听到紧张的爱德华·纳特亲王大吼的最后一句话是:“陆尚,你不要冲动!你怀孕
江千里
逢春花似锦
关于逢春花似锦:新婚前夕,姐姐离奇失踪,她被迫嫁给了准姐夫。男人索求无度,又冷酷无情,亲手把她按在手术台上,逼她堕胎。她心灰意冷的逃走,他掘地三尺也要逮到她,“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花晓芃陆谨言
四爷心尖宠妃
关于四爷心尖宠妃:她冷静,睿智,是二十一世纪首席医官。一朝穿越,不骄不躁步步宫心,成为四爷心尖上独宠的女子。后宫争宠尔虞我诈,看我如何独宠不衰。首次见面就被皇上拥入怀。她有些烦躁的推了推,一朝皇帝竟如此不知轻重。第二次招人嫉妒引得后宫不知死活的女子找碴,他一令之下将那女子光了禁闭。从今往后甄亿锦只觉与皇上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时不时傻笑的盯着自己。“你要做什么……”他宠溺的看着她:“朕,只想宠你……”
徐白少
诟病
文案:在标记消失之前,回到我身边祁薄言每一次登台表演,手腕上始终缠绕一根磁带。记录的内容,只有祁薄言听过,唯有纪望知道,那是最隐秘最私人的内容是接受痛苦,给予欢愉的声音AlphaxAlpha明星攻x演员受标签:ABO 娱乐圈 破镜重圆 强强 HE
池总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