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

问询赶出来的圣姑看到王霄,下意识的打量四周“岳不群呢?”

王霄面色一黑“怎么,我就这么人畜无害,没岳不群可怕?”

“你用箭的时候倒是有些威胁。”

圣姑看着王霄手中的竹子,不知怎么的居然笑了起来“现在嘛,在我眼中不见得比黄河三鬼强多少。”

黄河三鬼是三兄弟,绰号听着很吓人,可实际上只不过是在黄河两岸剪径的强人。在江湖上撑死也就是个三流人物。

“哼哼。”

王霄举起手中的竹子“小妞,今天我要让你好好尝尝本大爷的厉害。”

“你不是半个时辰前才逃走的吗?”戴着面纱的圣姑皱起眉头“怎么感觉你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圣姑,何须跟他废话。看小的拿下他交给圣姑处置。”

一旁的绿竹翁早就按耐不住了。看到之前的弱鸡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跟圣姑套近乎,呼喝一声就扑了上去。

然后他就跪了。

是真的跪了,王霄用竹子挑飞了绿竹翁的兵刃,跟着拍在他的肩头直接把他拍跪在了地上。

绿竹翁想要挣扎,可肩头上的竹子仿佛重若千钧,压的他直不起腰来。

“怎么可能?!”

圣姑看傻眼了,不过是半个时辰而已,怎么王霄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这份一招就能轻松制住绿竹翁的本事,哪怕是岳不群也做不到。

“小妞,让你的人老实点。”看着四周的劲装汉子们想要扑上来,王霄手上加力压的绿竹翁嗷嗷叫。

圣姑冷着脸说“别喊我小妞!”

“好的,小妞。”王霄点头“怎么,不在乎忠心属下的性命?”

圣姑面沉似水“不过是个奴仆罢了,你想杀就杀。”

绿竹翁也是咬牙切齿的喊“能为圣姑去死,是小的荣幸。”

‘嘁。’王霄抬手撩了下头发“果然是魔教,黑都黑在了表面上。”

四周的劲装汉子们,挥舞各式兵器呐喊上前,他们是真不在乎绿竹翁的性命。

王霄手中的竹子化作万千光影,不过是呼吸之间就将这些人全都点翻在地。

圣姑都看傻眼了“怎么可能?”

在各处任务世界里,王霄除了勤练紫霞功之外,也没落下剑法。

常年的苦练下来,早已经是宗师级的高手。

一棍子敲晕了绿竹翁,王霄迈步向前走向圣姑“小妞,上次你打伤了我,这个仇我现在就来报。”

任盈盈没说话,举起长短双剑直接迎了过来。

只是,现在的王霄可不是半个时辰前的王霄。

长短双剑被王霄轻易击飞,上前一步用竹子直接将圣姑的面巾挑飞。

王霄吹了个口哨“果然是位美人。”

心头惊惧的圣姑咬牙再上前,伸手就是一掌拍在了王霄的胸前。

诧异于王霄居然没有躲避,回过神来的圣姑当即发劲想要震碎王霄的心脉。

她打中的地方是气海穴,是内劲凝聚之处。

内劲打过去就像是撞到了一堵墙,瞬间反击回来直接冲撞的她吐血。

王霄欺身上前,抬手就将圣姑揽在了怀中。

胸口里内劲翻涌,难受至极的圣姑强忍着抬腿就向上撞过去,却是被王霄直接夹住。

两人靠的很近,看着也很是暧昧。

圣姑从王霄的眼神之中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放开我。”

“凭什么?你现在是我的战俘,我拥有处置权。”

王霄直接抱起圣姑,向着不远处的院子里走去。

看到抱着自己的男人径直走向房间,圣姑终于是变了颜色。

“你疯了!圣教是不会放过你的!”

王霄舔了下嘴角,表情邪恶犹如反派老大“圣教什么的我不管,现在我只想惩罚你。”

回到自己闺房的圣姑扛不住了。

“不要,我错了,放过我,啊”

半个时辰之后,狠狠惩罚了圣姑的王霄,心满意足的走出了绿竹巷。

这份怨念他憋了许久了,现在总算是报仇雪恨了。

至于说什么心怀愧疚的,那就是想多了。

第一次过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可是直接出手想要他的命。之前那一掌同样是奔着要命的程度来的。

王霄总不可能因为她是女人,就对想要杀自己的人高抬贵手吧。

现在没直接取了她的小命,这种只能算是略释惩戒的小小惩罚,就已经足够仁慈了。

新书
新朝末年,王莽改制失败,天下将乱,赤眉绿林义旗高举,刘秀兄弟志在复汉。重生于这样一个时代,当如何?新室已朽,不破不立,唯有来者,大笔书之!PS:这是关于穿越者大战位面之子的故事。V群:496717165。普群:1021675508。微信公众号:七月旧番。
七月新番
穿成自闭症少女后
文案:高二一班突然来了个转校生,娇娇怯怯的,跟个瓷娃娃似的,皮肤嫩的能掐出水。只可惜总爱跟在学校里有名的暴躁少年晏池后面。正当大家为小姑娘捏一把冷汗的时候,却发现——闭着眼都能考年级第一的晏池,把小姑娘圈在课桌上,装学渣要她讲题。小姑娘急的小脸通红,小声问:“听懂了吗?”晏池:“好难哦,还是不会。”众人:……凑不要脸!*苏悠悠穿成了某个豪门里被家族放弃的自闭症少女。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改变自己,鼓起勇
禾度
穿成虐文女主的长嫂
文案:顾妙穿成古早虐文女主徐幼薇的长嫂。她嫁给大将军徐燕舟当日红喜差点变白丧。徐燕舟延误军机身受重伤就剩一口气,将军府上下流放西北。按照原书剧情,流放路上皇帝会派人把徐幼薇强掳进宫,而不久之后徐家满门将意外惨死。顾妙带着一家老小敲晕了奉旨而来的老太监,并洗劫了老太监身上所有财物。顾妙慢慢发现养尊处优的婆婆不再以泪洗面了。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小叔子懂得人间疾苦了。气质冷然小姑子变成了黑莲花了。连只剩一口
将月去
在反派掌心里长大[穿书]
文案:差点被烧毁魂魄炼成蛊的古绫,睁开眼发现自己变成小小一团,到了一个少年的手心里,她可以在他手心里肆意打滚,好看的少年不会伤她,只会带着新奇和温柔地,小心捧住她。古绫从此认定了眼前的好看少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大佬幼年体的岑钺支撑着残疾的身体,跪在母亲灵堂前,仇恨与暴戾一齐疯狂滋生,手心里的玉佩里却突然钻出一团小精灵,比他半个掌心还要小,暖暖的气息覆盖了他的周身,从此小精灵成为他人生里,唯一的珍
脆桃卡里
真千金拖家带口回来的
文案:沈瑶被认回豪门那年,假千金已经是豪门贵妇,人人称赞,膝下二女一子皆为人人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沈瑶回来前,所以人都认为她—中年离异的单身母亲,靠跑龙套养家糊口。沈瑶回来后,大家才发现原来真千金的日常是—天天掉马甲,产业全球有,多到记不得。出演电视剧,被扒出是万千男女的昔日“男神”;参加直播综艺,天天掉马,逼得网友天天吃柠檬,求抱大腿;录综艺买土特产, 一不小心开辟了新的商业版图;****《
加香菜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