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你!草野监督!”

“哦,这是有所悟了?”

“没错!我已经充分的体会到了梶这个角色的内心特点。”

“哦,这么厉害的吗?说说看。”

“好!很简单,我现在已经明白了,梶是个理想主义者,他所做的事情,必然要符合自己心中的理想,只是这些理想又是空悬着的,好像空中楼阁,但是,他又觉得自己是绝对正确的,所以,他的表现,就是……嗯,有些中二的感觉,绝对正义!”

绝对正义这个词出现之后,草野幸都对阿部宽另眼相看了。

其实,早些年的时候,阿部宽的演技也是被人吐槽的。

有时候是这样,就是说,一个人的外表很出众,那么,就会有人出来对他的演技进行各种挑剔,或者说,越是外表出众的人,就会受到更加严厉的对待。

这倒不是什么羡慕嫉妒恨,当然,恐怕也是有的,但真正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这样,那就是,当一个人的外表太好了,那么,他的表演会不如他的外表更加让人印象深刻。

阿部宽就是这样的人,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演技其实已经成长了许多,再也不是那种被颜值所耽误的演员。

而现在,他的这一番感悟,让草野幸忍不住大赞。

“不错,你确实抓到了一些东西!”

如此赞赏,让阿部宽更加自信,他之前跟仲代达矢的修行,果然没有白费。

不过,草野幸接下来是这么说的。

“梶是个理想主义者,他并不是个坏人,至少他自己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那个‘坏’,所以,他其实在平日里的表现是一个悲天悯人,甚至是可以说性格高洁,卓尔不群的人物。伟光正几乎就是他的代名词,于是乎,当他吃到好吃的,他一定会联想起那些劳工的。”

“哈依!”

草野幸这是在说戏了,阿部宽如何不懂?

当下细心听着,虚心请教,真可谓是非常用心。

草野幸讲的道理很简单,依旧是从梶这个人物的性格入手,是更加深刻的解析这个男主角。

其关键就在于,梶绝对是一个让人看上去,就是个大好人的这样一个人物。

但这个人物,有自己的矛盾跟纠结,其根源就是那个:

梶其实也是侵略者的帮凶,他根本就无法真正的解决那些被日军抓来、奴役的中国劳工。

他没办法将他们放回去,甚至梶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一点,他还会因为劳工的逃跑,以及被其他监工给忽悠而难受,只是这个难受的原因是,劳工们不理解他,而劳工不足也会让他无法完成公司交给他的任务。

梶根本就无法理解,为什么劳工们会听那些监工的,明明那些监工都是坏蛋,他们所做的也都是更加邪恶的事情。

必须要承认,如果从对待劳工的角度上而言,梶比那些监工要好很多,他确实是有善良的一面,但是,他的问题就在于,根本无法解决那最关键的根源。

自由,对劳工的诱惑是无比强大的!

就算那些监工是在骗人,可就算是劳工们知道监工在骗人,他们依旧会去想尝试

梶无法理解这一点。

这绝对是这部电影里最为让人捉摸不透,却又绝对精彩的人性拷问。

梶这个角色就是要这样,他其实也是复杂的,绝对不像他表面上那样,总是那么的善良,或者干脆说,伟光正。

草野幸把这些一一讲给阿部宽听,这位男模出身的演员,简直入迷了。

连连的斯国一不断。

这一次不光是吃到了非常好吃的鱼,而且,于演技一道上,也是获益不少。

草野幸说真的,本来就是想吃一回这个鱼。

其实,东北在饮食方面是真的非常厉害,许多人可能不太清楚,就只是看到一些人吃蘸酱菜什么的。

蘸酱菜,那不就是中式蔬菜沙拉嘛,而且,就营养跟口味来说,比西餐的强多了,至少热量低的多更健康。

这次,名监督算是达成了自己的目的,至于给阿部宽说戏,不过是捎带脚的。

这个事情嘛……恐怕草野幸就算是把真相说了,别人都不会相信的。

就喜欢你后悔的样子
文案: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杜羡宁在相亲饭局碰上了塑料前男友。她的表情像见了鬼:“你相亲都不弄清楚对象的吗?”邵赫目光懒散地望向她,语中带着猎物堕网时的快意:“知道是你才来的。”**知名娱乐博主夜深吐槽——@老板我的喵呢:我有个朋友,她老公就是个渣!他冷酷无情、专横霸道,结婚也是报复我朋友当初甩了他!就算他有财有貌有有体力,但日子还是没法过了!@网友A:Duck不必啊姐妹,我朋友说有钱有颜的男人可以
蓝宝
生活就是哗哗哗
叶子铭偶的位面之子神豪系统,开始了不一样的神豪之旅,有品味的海,有爽感的花钱。还遇到了同有系统的陈浩,开启了G集团的双子bug男之旅
T闲人
每天都在假装破产
文案闻家老太爷去世后,从未露面过的闻二小姐回到江城。外界断言这是一场有关百亿遗产争夺战腥风血雨的开始。然而这其实是被迫相亲会的开始。即便传说中闻二小姐是个病秧子还相貌奇丑,提亲者也为了那可能的百亿遗产踏破门槛。当他们登门时发现,江城那位身份不得了的大佬,竟然也拎着聘礼等在闻二小姐闺房门口。大佬名为许祟,凤眸薄唇,高岭之花。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提亲者们一致发问:......怎么江城首富是要破产了
璐也
牙印
文案:和博钰和好后的某个深夜,迟绿突然想起之前听到的部分传言。说博钰长相俊美,风流蕴藉,接手公司后,无数女人对他前仆后继。他也因此,有了无数女友。听到这句话时,博钰偏头看向坐在床上的女人,“你信?”迟绿盘坐着眨眼,“谁知道我们分手后你有没有金屋藏娇。”博钰挑眉,朝她走近,“没有。”他屈膝跪床,温柔吻她:“我这一辈子,只会藏你。”从窥见你的那天开始,我就想建一座城堡,藏你。注:日常流小甜文,破镜重圆
时星草
应是暗香盈袖
文案:苏盈袖第一次见许应,是在法庭上,他口若悬河,为他的当事人争取到大笔赔偿。她对他印象深刻,许应却对她毫无印象,再见他,是他来替同事道歉,她毫不犹豫的拒绝。如果问许应对苏盈袖的第一印象,那一定是难搞,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她甚至会戴着沾满血污的医用手套,冷冰冰的扔给他一个字,“滚!”可偏偏这么两个人不仅没结仇,反而互相招惹,旁观者都费解,你们图啥?许应:“主要是图苏医生其实可盐可甜。”苏盈袖:“图
山有嘉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