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赋税?而且还是将赋税加到士大夫一族的身上,你闹呢?

就算大商人王都不敢这么干。

士大夫与天子共治,可绝不是说说。士大夫也是即得利者,也是统治阶层,哪有自家人打自己人的道理?

简直无法想象!

要是真的将刀挥舞到自己人的身上,这大商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亡国是迟早的事情。

不管天子也好,还是天下间的权贵也罢,都是即得利者,大家联起手来去剥削那些平民、商贾,但是你现在将大刀架在了自己战友的脖子上,闹呢?

当年大商能取代大夏,就是因为大夏众叛亲离,被天下间的所有贵族背叛,然后气数反噬,丧失了天时地利,被大商取而代之。

现在大商又要走大夏的老路?

此时朝中气氛有些怪异,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虞七,说不出是什么表情,眼睛眨巴眨的看着对方,大殿中气氛更加奇怪。

“此事不过是我的一个想法罢了,会不会实行,有待商椎。”虞七也是心头一凛,察觉到了大殿中气氛的不对劲。

虞七虽然改口,但朝中那股怪异的气氛却没有散去,直至夜晚众臣散去,那股怪异的气氛却越加凝重。

直至整个大殿只剩下虞七与傅天仇,才见傅天仇苦笑的看着虞七:“贤婿,你这回可是鲁莽了,说错了话。”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难道天下各大诸侯还不供应天子?”虞七底气不足,但嘴上却犹自不肯松口。

“人族九州,被人王与八百诸侯把持,但却是人王、八百诸侯、天下贵族共治。人王地位超然,那是因为有真龙护持,有能力压天下的武力。本质上来说,大商王室与天下贵族并无任何区别,不过是天下间最大的权贵罢了。天下间贵族虽然有大小、强弱,但本质上却都是同类,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傅天仇一双眼睛看向虞七:“这世上只有强者向弱者征收赋税,哪里有强者向强者征收赋税的?你要是向天下贵族征收赋税,那就等于将把大商王室无限拔高,凌驾于贵族、超脱于贵族之上,形成了一个新的阶级,自绝于天下权贵。”

虞七闻言手指敲击朱红色的桌子,眼神里露出一抹思索,他有些懂了,但却又有些没懂。

“你说,若天下所有权贵联合起来,支持凤鸣西岐的大势,岂非西岐大军过处,大商朝歌瞬间易主?天子将会瞬间被打落人王业位!”傅天仇看向虞七。

他有些懂了。

就像是一个国家,忽然所有臣民、大臣、百姓都在一瞬间背叛了他的君主,那君王的话也将成为废话。他虽然还高居王宫之中,但却已经不再是天下的王。

虞七瞪大眼睛,吧嗒着嘴:“你是说,我若强行对天下贵族征收税务,会惹得天下贵族的背叛?背叛大商投靠西岐?”

“当年大夏就是统治这片天地太久,已经不认得自己几斤几两,总觉得自己是天下间贵族的领袖,自己就应该超然物外,不将天下诸侯放在眼中,欲要自加一等,将天下权贵踩在脚下!”傅天仇说起这话,眼神里充满了回忆。

“有这等事情?”虞七露出好奇之色:“然后呢?”

“然后?没有然后了。你愿意自己的脑袋上骑着一个大爷,给别人当奴才吗?”傅天仇摇了摇头:“所以,大夏灭亡了。”

“你现在要对贵族征加税收,就是在自我加冕,欲要对天下贵族确认主家之权!自古以来,都是强者向弱者征税。统治者向被统治者征税。凤鸣西岐的大势就在眼前,你若强行征税,不知会惹出何等后果。”傅天仇此时一双眼睛看着虞七。

虞七闻言陷入沉默,过了一会才道:“你也说了,只是我出手向各大世家征税,要是真的出现那等情况,请人王出面,还有回旋的余地。”

说到这里,虞七看向傅天仇,声音里充满了无奈:“穷人就连活下去都是一种奢侈,向他们征税,就是往死里逼。我能怎么办?九边亿万大军,都等着朝廷粮饷呢。大王闭关之前,将大商交到我手中,就是要我收回九边大权。现在九边收回来了,总不能因为自己没有钱粮,再将那权利退回去。”

“到时候,只怕我会成为天下的笑柄!”虞七一双眼睛看向傅天仇:“再者说,你看全天下,所有赚钱的产业,那个不和权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个不挂在权贵的手下。大商开国五千年,阶级固化财产定型,谁也没有办法打破眼前的桎梏。”

“底层百姓全无出路,整日里为了一口粮食而拼尽全力的努力。富人呢?富人朱门酒肉臭,对于那穷人看也不看!这世间充满了不公,而想要打破桎梏,唯一的办法唯有变法!我不但要征收富人的税去补贴穷人,我还要变法,废除奴隶制度,天下人人平等,再无任何差异!”虞七看着傅天仇,声音里满是昂然。

修为到了他这种地步,他越加对自己有信心。

非死不可
关于非死不可:不出意外的话,会在5月2日入V,入有红包雨掉落。想要5月的全勤>作为绑定了系统的穿越党一员,陌小北的主要任务就是拯救那些在故事中为了苍生或者为了所爱的人牺牲自己的人。这种人不是“英雄
逸初折子戏
穿成反派豪门姑奶奶
文案:枯芩医仙老祖廉子芩,超级修真世家大小姐,一出生就有家族供养,医修天赋万年难遇,灵石资源随意取用。然而一朝命丧飞升劫雷,穿成了小说里反派豪门姑奶奶,灵力修为尽失,又寄居凡人之体,万万不敢再为所欲为。(原书男女主及众多被为所欲为的受害者:hetui!呸!)廉家眼下勉强养得起她,却又会在日后被破产清算,姑奶奶能怎么办?也只能稍微用心管教一番孙子们,让他们支撑起反派豪门的门楣,以便她继续过上有家族供
黄姜
战神魔妃
关于战神魔妃:梵越,战神剑选中的主人——至尊战神,神族最强大的武器。少年成名,绝世容姿,风流纨绔。杀狼王,战魔君,纵横四海!狼王宫一役,遭遇魔君陷阱,浴血苦战,凭空消失,从此世间再无战神?战神失踪,三界大乱,魔君宫中多了一名婢女。地位不高,却脾气暴躁,灵力低微,却貌若天仙,性格顽劣,却吃定魔君!某女神秘一笑:让你得瑟,设局坑我对吧!姐不光虐你的身,还虐你的心。魔君无奈问道:喂!我就搞不明白了,哪家
敏懿
超级修仙系统
关于超级修仙系统:楚天歌本是一名高中生,因一场车祸,使其魂游重生于仙武大陆,这个以练元修仙为主流的大陆,他是会一飞冲天还是泯然众人,这一切尽在超级修仙系统。
怪猫
十里薄樱十里尘
文案:“呐,抹额还给你,青灯还给你,眼睛还给你,命还给你……不要死……”他眉间一颤,半响之后扯出一笑,再无回音。重生一次,她以十二令渡魂偿还前番血债引渡劫难,舍命换命入梦陈情,挫骨扬灰世人皆羡十二招魂令,十二引魂人可谁又晓得那不过是一声苦叹一场悲欢一黄粱?此去经年,漫漫无期待一曲洞箫向远时,十二空山处可还能寻见那白衣青灯之影?
浮蔺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