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道宗消失的女神像第783章金丹九转秦洪海心头一寒。

这目光,戏谑而漠然。就如自己见到美食,想要一口吞下,又想要慢慢品尝。

霎时间,他彻骨冰寒,却如同被巨兽的爪子按住,一时竟动弹不得。

这,这就是让镇海王都如临大敌的敌人吗?

“黑白无常”

感知到这两道有些熟悉的气息,安奇生心中一动,菩提树都不由的晃动枝叶。

他倒是没想到,刚到地仙界,居然就碰到了曾经故人的传承气息。

要知道,皇天有六道,人间道,地仙道之外还有四道,哪怕他们就在地仙道,可地仙道有四洲四海,六重天,天外天。

可说浩瀚,想要在这样浩大的天地之中正好遇到故人的踪迹,可能性之小不言而喻。

心中转过念头,安奇生静静看着。

“你”

秦洪海心头狂跳,声音一时有些沙哑:“你,你们是谁?”

他已经极力提高声量,可话音出口却还是细若蚊蝇,似乎这一方院子已经被隔离在空间之外,无从传播。

“赤胆忠心啊?这般境地,还第一时间想着通知主子?你这一身伤,可还是你家主子赐给你的”

白衣人慢条斯理的说着。

黑袍人接了下半句:“贱不贱!”

“的确是贱!”

白衣人随手一招,体重超过两百斤的秦洪海就如稻草般飘飞了过来,‘噗通’一声落在两人身前。

“似乎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黑袍人摸了摸光洁的下巴,有些不解:“诸行无常,咱们的遁法就连那乔摩柯也察觉不到,就凭他,也能发现?

古怪,古怪!”

“查探魂魄,一切自知。”

白衣人声音慢吞吞,一伸手,就要搜查秦洪海的魂魄。

“你们是谁?!哪怕是死,且报个名字出来!”秦洪海目眦欲裂,万没想到自己刚得逢奇遇就遇到这样的天降横祸。

心中无尽不甘。

“有些胆色。”

白衣人手微微一顿,抓住秦洪海的头皮提溜起来,凑到脸前:“判官勾魂,无常索命。咱们两个,是幽冥宫这一代的黑白无常,可一定要记好了!”

白衣人的话音未落,一道雄浑悠长,如象嘶龙吟般的浩大之音已经自天而落,响彻这片虚空:

“幽冥宫?黑白无常?鬼鬼祟祟,也配无常二字?”

轰隆!

音波如雷,响彻的同时已掀起莫大的气浪,狂飙的罡风撕裂了凝固的小院虚空。

乔摩柯已立于长空之上。

其衣衫狂舞,身后似有龙象之影齐现,无形而有质的压迫已经滚滚而下,封镇了偌大虚空。

“大龙象金丹?”

白袍人随手一摆,将秦洪海丢在一边,看着踏空而立的乔摩柯,也不觉得如何奇怪。

脸上的笑意都不减:“听闻你当年南征北战,炼成金丹的高手被你杀了数十个,此时看来”

“也不过是个金丹不曾一转的‘凡人’罢了!”

后半句,黑袍人却是接了上去。

两人背靠背而立,好似连体人,功法,气息,乃至于肉身似乎都连接在一起,看上去无比的怪异。

“启汤诸国,可没有听说还有个幽冥宫!”

乔摩柯凝视两人,心中泛起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

他分明以龙象大金丹之气封镇四处空间,可却仍然没有锁定那两人人的气息。

好似他们身在此空,却又不在此间。

这显然是极为高明的手段。

“天下之大,又岂是区区启汤国?弹丸之地的王爷,终归也还是鼠目寸光,不知天地之大。”

白衣人微微摇头,黑袍人接着说道:“也就这一身屠戮百万的血孽之气,还有些看头了。”

两人一言一语,语气不同却如一人,更没有丝毫的慌张,淡定自若的好似不是光天化日闯入他人的宅子。

而是在自家坐而论道。

“幽冥宫?”

略带凝重的声音响起的同时,面如黑铁般的瘦小老尼孤月禅师也踏至半空。

她看着两人怪异的打扮,眼神闪过一丝凝重:

“幽冥宫早在八万年前已被南瞻洲诸宗扫灭,不想八万年后的如今,又在东胜洲死灰复燃!”

“呦,还有认得咱们幽冥宫的?”

黑袍人稍稍有些诧异的打量着这老尼姑:“须弥佛门的人,怪不得这般嚣狂,可惜,咱们可不怕你!”

“听闻须弥佛门有三千神通,想来是你发现了咱们的踪迹?”

白衣人不缓不慢的拍了怕身上并不存在的泥土,微微一笑:“倒也挺好,正想见识见识。”

黑袍人却是古怪的笑了一声:

今天先败一个亿
关于今天先败一个亿:初筝被莫名其妙判定死亡后,唯一的烦恼就是——花钱。自从绑定这个系统,她腰不酸,腿不疼,特么的连气都不喘了,每天生活在花钱的恐惧中。系统:我们定个小目标,先败它一个亿……小姐姐你住手!你不要随便开启无敌模式!(▼皿▼#)初筝:你先解释下这个抱着我大腿的玩意是什么?某玩意:宝宝你想怎么玩都可以。初筝:(摸刀)那、那我不客气了。系统:小姐姐请你放下屠刀!!(▼へ▼メ)#小姐姐,有钱真
墨泠
快穿攻略:病娇哥哥,帅炸天!
关于快穿攻略:病娇哥哥,帅炸天!:祸国妖妃白仙仙被雷劈死了。举国欢呼!他们不知道白仙仙只是被一个快穿系统砸中了。系统:“妖妃娘娘,你想拥有倾国倾城的美貌吗?想过开着挂的人生吗?想把黑化的男主玩弄于鼓掌之中吗?”“那就要拯救病娇,迎男而上!”白仙仙:“呐,想想就刺激~”#持靓行凶,本宫才是大反派#
秦司
机械大师
关于机械大师:救下邵君衍之前,莫奈平日里做得最多的事就是打打杀杀,经营维修铺,偶尔想想怎么离开这颗废弃行星。救下邵君衍之后,莫奈平日里做得最多的事就是观察大少爷每天都做了什么,教导大少爷怎么活下去,偶尔和大少爷想想怎么离开这颗废弃行星。女孩看了看远去的帕里奇军校生,再看看望着窗外一动不动的莫奈,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去见他一面?”“要说为什么……”琥珀色眼眸的青年思考了一下,最终晃了晃手中的酒杯,
沧海清歌
风之无限
关于风之无限:是一个简单的选择。难的,是选择之后所要承受的后果。尤其当这个选择背后,代表着的是甘于现状的平庸与无限危险和机遇之时。因为过去的憧憬与现在的不甘,风逸尘踏入了这个曾经梦寐以求的世界。可当唯一依仗,故事剧情都开始崩坏之时,他所能做的也只有挣扎。在这无限的国度,轮回的世界中,挣扎着,活下去。
盒之制造者
快穿攻略:男主他又黑化
关于快穿攻略:男主他又黑化:[耽美]乔灵初一直以为洛九霄是正儿八经如高岭之花一般高高在上的王者。直到两人双双落入洛九霄的意识小世界。才发现对方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变态。某狗子:“尊主,您要是想活下去,就要攻略大人,让他爱上您。”乔灵初:“……”他们似乎是仇敌,见面就打的那种。
梧桐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