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喀琅施塔得海军大教堂,石泉和艾琳娜站在海锚广场上仔细打量着这栋蓝白基调的拜占庭式的东正教教堂。

曾经的彼得大帝每次率领海军出征之前,都会在他们脚下的这片广场举行出兵仪式。在这座教堂立足的科特林岛,曾经不但是波罗的海舰队的驻地,而且还拥有号称这个世界上最坚固的海上堡垒链。

只不过和其他游客不同,石泉和艾琳娜来这里的真实目的既不是去看那些早已荒废的堡垒,也并非因为信仰。否则的话,他们也不至于特意选择黄昏这个时候过来。

甚至为了不起嫌疑,这三天的时间,他们除了隔三差五和瓦列莉亚联系下询问卡佳奶奶的身体状况,其余的时间基本上已经逛遍了彼得堡大部分和军事有关的景点。

揽着艾琳娜的细腰,石泉隔三差五的举起手机来一张自拍合影,不着痕迹的绕到了海军大教堂身后不远处,一栋米黄色的公寓楼下。

趁着楼里的人出来的功夫,俩人轻松进入单元门,随后一眼便看到了他们要找的地址。

最后对照了一遍地址和门牌号,趁着石泉用绝缘胶带贴住对门儿邻居猫眼儿的功夫。艾琳娜已经从背包里取出昨天在二手市场淘来的热成像仪对准了满是灰尘的防盗门。

一无所获之后,艾琳娜翻了个白眼儿,将手里的仪器丢给石泉,掏出橡胶手套、口罩和鸭舌帽戴好,随后轻轻敲响了防盗门。

耐心的等待了一分钟,见房间确实没有回应,同样提前戴好了橡胶手套的石泉从钱包里翻出那枚金条,然后轻轻磕出来一枚铜制钥匙。

“喀嚓!”第一道锁成功开启,俩人也跟着松了口气。

石泉继续缓缓转动钥匙,又是接连两次“喀嚓”声之后,厚实的防盗门被他捏着钥匙向外拉开,将室内的一切展露无余。

借着楼道里昏黄的灯光,他们俩看到的是一个个几乎堆到了肩膀高,花花绿绿的纸捆。除此之外,这间公寓不但根本没有任何家具,甚至连过道都没有留下。

而在原本应该有窗子的位置,则装了一道直通天花板的毛玻璃推拉门,再加上他们进来之前从外面看到的单向玻璃窗,这间公寓几乎把对隐私的保护做到的极致。

可是,这一切的努力保护的却并非他们既期待又绝不愿意看到的黄金。那些根本没有封口的塑料箱子里,装的全都是苏联时期发型的国债券!

没敢拿手去碰,仅仅石泉看到的,最早的都甚至都能追述到1924年发行的公债券!而能看到的、最近的、甚至是1990年发行的!

毫无例外的是,仅仅他们能看到的,每一份债券上都用一张小纸条写着购买的时间、地点、交易对象的名字以及支付出去的金额!

“喀嚓!喀嚓!咔嚓!”

石泉毫不犹豫的关上房门重新上锁拔钥匙,随后撕掉对门猫眼儿上的绝缘胶带,拉着艾琳娜几乎小跑着离开了这栋公寓。

“所以那些早已经没有任何价值的债券就是最后那些黄金的去向?”艾琳娜一时间仍旧不能接受这个结果,这倒不是她舍不得上百吨的黄金,毕竟从一开始就知道那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让她和石泉都不能接受的是,这批神秘的黄金竟然真的存在,但却有人用这么多黄金换了毫无用处的债券!苏联债券!

“说到底,高尔察克纵然有各种争议,但不得不承认他确实爱国。”

石泉靠着单元门外的栏杆点上颗烟,“不管用黄金收购债券是谁的授意或者决定,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那些交易也许帮不少人活了下来。对于大伊万一家来说,这些债券比黄金更有价值!”

“但是对那位大帝来说可就比较难受了。”艾琳娜语气中带着一丝丝幸灾乐祸。

“难受的恐怕不止他,往前一直数到列宁,恐怕心里都不自在。”

石泉语气中满是叹服,“我现在总算知道,大伊万为什么一直以来都喜欢用钱开路,为什么他的父亲瓦西里是内务部主管经济的高官了。”

“为什么?”

“因为用钱砸倒敌人是高尔察克家族祖传的手艺了。”

石泉指着身后,“别看他们可能花出去几十吨甚至几百吨黄金,但这一手玩儿的确实漂亮。想想从高尔察克将军死后一直到苏联解体,这中间经历的任何一次危机,只要暗中做下这一切的人愿意,只要把他们曾经做过的这些公诸于众,想想他们会得到多少支持?”

艾琳娜闻言打了个寒颤,还真像石泉说的那样,当初做下这一切的人真就是硬生生花钱买来的群众基础!

“那些债券就是高尔察克留下来的黄金。”

石泉重新将钥匙擦干净塞回金条上的凹陷,然后又用纸巾把金条包好塞进了钱包,“走吧,这些黄金恐怕只有大伊万父子俩能用得上,那位本来就缺钱的大帝这下要好好还个债了。”

生活就是哗哗哗
叶子铭偶的位面之子神豪系统,开始了不一样的神豪之旅,有品味的海,有爽感的花钱。还遇到了同有系统的陈浩,开启了G集团的双子bug男之旅
T闲人
牙印
文案:和博钰和好后的某个深夜,迟绿突然想起之前听到的部分传言。说博钰长相俊美,风流蕴藉,接手公司后,无数女人对他前仆后继。他也因此,有了无数女友。听到这句话时,博钰偏头看向坐在床上的女人,“你信?”迟绿盘坐着眨眼,“谁知道我们分手后你有没有金屋藏娇。”博钰挑眉,朝她走近,“没有。”他屈膝跪床,温柔吻她:“我这一辈子,只会藏你。”从窥见你的那天开始,我就想建一座城堡,藏你。注:日常流小甜文,破镜重圆
时星草
应是暗香盈袖
文案:苏盈袖第一次见许应,是在法庭上,他口若悬河,为他的当事人争取到大笔赔偿。她对他印象深刻,许应却对她毫无印象,再见他,是他来替同事道歉,她毫不犹豫的拒绝。如果问许应对苏盈袖的第一印象,那一定是难搞,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她甚至会戴着沾满血污的医用手套,冷冰冰的扔给他一个字,“滚!”可偏偏这么两个人不仅没结仇,反而互相招惹,旁观者都费解,你们图啥?许应:“主要是图苏医生其实可盐可甜。”苏盈袖:“图
山有嘉卉
每天都在假装破产
文案闻家老太爷去世后,从未露面过的闻二小姐回到江城。外界断言这是一场有关百亿遗产争夺战腥风血雨的开始。然而这其实是被迫相亲会的开始。即便传说中闻二小姐是个病秧子还相貌奇丑,提亲者也为了那可能的百亿遗产踏破门槛。当他们登门时发现,江城那位身份不得了的大佬,竟然也拎着聘礼等在闻二小姐闺房门口。大佬名为许祟,凤眸薄唇,高岭之花。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提亲者们一致发问:......怎么江城首富是要破产了
璐也
就喜欢你后悔的样子
文案: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杜羡宁在相亲饭局碰上了塑料前男友。她的表情像见了鬼:“你相亲都不弄清楚对象的吗?”邵赫目光懒散地望向她,语中带着猎物堕网时的快意:“知道是你才来的。”**知名娱乐博主夜深吐槽——@老板我的喵呢:我有个朋友,她老公就是个渣!他冷酷无情、专横霸道,结婚也是报复我朋友当初甩了他!就算他有财有貌有有体力,但日子还是没法过了!@网友A:Duck不必啊姐妹,我朋友说有钱有颜的男人可以
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