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康斯坦丁有些哆嗦的从山岩底下翻了上来,他身边站着地狱男爵和戴米欧。

之前被安达莉尔一手小曲唱的头皮发麻,他们的车直接在山道上直接翻了。所以此时看着每个人都很狼狈。

三个人经过了一系列的麻烦终于来到了潘德山的山顶,就看到了这个岩浆正在逐渐冷却的画面。

布尔凯索盘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坛子劣质的酒水正在狂灌着。

阿戈摩托正用一只手维系着隔绝时空死神的结界,另一只手按在那像是香煎小牛排一样的肉片上发着光。

古一双眼漆黑一片的站在原地,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康斯坦丁的声音十分的微弱,即便是身边的两个人都不能听清。

“阿努·恩·罗摩?看来我得承担一点梅林的工作了。”

阿戈摩托扫了一眼地狱男爵,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尼薇的生命在他利用了时间之后终于是保住了,那些可憎的时空死神一个个的也直接消失不见了。

不过现在的尼薇就像是一个沉浸在幻觉中的少女一样,面容上只有一片安宁的甜蜜。

或许这个样子的尼薇足够戳到康斯坦丁的心脏了。

梅林的残影已经消失,为了维系尼薇的结局按照原本的轨迹继续进行下去,阿戈摩托只能临时客串一下梅林的角色。

“这是尼薇?”

康斯坦丁见没人理他,走到了尼薇的身边端详着。

“这就像是一个做着美梦的少女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血皇后?”

康斯坦丁有些吃惊,尼薇对于他来讲就是一个出现在传说中的家伙,他原以为掀起无边瘟疫的血皇后应该长的和芭芭雅噶差不多才符合传说中的事迹。

“不然呢?难道他还能是等着王子的白雪公主?她身边可没有小矮人。”

地狱男爵直接掏出了手枪,似乎是打算给尼薇来上一下。

传说中尼薇具备着不死之身,但是他不相信,至少得试一下。

“别这样,伙计。”

康斯坦丁按住了地狱男爵的手阻止着。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成为了这个小队的领头人了,或许康斯坦丁就是具有这种有些匪夷所思的力量。

“真没想到您居然会用这种方式过来,伟大的不朽之王。”

康斯坦丁对着不远处的布尔凯索恭维着,毕竟那种怒吼声和陨石一样的降落足够显眼了。

布尔凯索一言不发,只是灌着酒水。

显然现在的他并不怎么好受。

安达莉尔在把自己放进了黑暗灵魂石之后,也开始一点点借助折磨的情绪开始维持意识的清醒了。

虽然她不是比列和阿兹莫丹那种擅长蛊惑别人的地狱魔王,但是像迪亚波罗那样不断地碎碎念还是可以的。

现在在布尔凯索的脑海中,能够隐约的听到安达莉尔那怪异的声音时不时的响起。

虽然影响不大,但足够造成烦躁的情绪了。

就像是古时候的滴水刑一样,那种不间断的精神折磨足以让寻常人在短时间内崩溃。

这中骚扰的存在不是一件能立刻习惯的事情,而且这种声音也没办法隔绝。

“尼薇看来有她注定的死亡,但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古一双眼依然完全漆黑,在之前的压力下,黑暗维度和她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了一些。

她对眼下的情况更加在意一些,在见证了她所不知道的时间的规则之后,古一的忧虑也开始与日俱增。

“去让他抽出石中剑,然后顺其自然的在见到那个家伙的时候割下尼薇的头颅。”

阿戈摩托随手指了一下地狱男爵,整个人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幻了起来。

他已经打算离开这里了。

成为了维山帝之后,即便是在地球带着他也感觉有些不自在。

见识了更强大的时间力量之后,阿戈摩托只想眼睛一闭万事不管。

“地狱男爵,去找石中剑吧,只有石中剑能够解决尼薇。”

阿戈摩托十分不耐烦的朝着地狱男爵喊了一声,然后身体就一点点的消失了。

亲眼目睹了“没什么力量”的安达莉尔的形象之后,他打算回去和奥淑图他们商量一下。

毕竟光是那首小曲就让他难以承受了。

地狱七魔王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一点。

“喂喂喂!你们是在说我?”

地狱男爵有些费解的问着,他千幸万苦赶到了潘德山上,就被人安排了新的任务。

一言不发的默默接受这不是他的风格。

“好了!尼薇由谁来看管!”

布尔凯索把空了的瓦罐摔在了地上,烦躁的说着。

风之无限
关于风之无限:是一个简单的选择。难的,是选择之后所要承受的后果。尤其当这个选择背后,代表着的是甘于现状的平庸与无限危险和机遇之时。因为过去的憧憬与现在的不甘,风逸尘踏入了这个曾经梦寐以求的世界。可当唯一依仗,故事剧情都开始崩坏之时,他所能做的也只有挣扎。在这无限的国度,轮回的世界中,挣扎着,活下去。
盒之制造者
骑士的献祭(出书版)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原作名: The Knight's SACRIFICE出版年: 2020-6-8内容简介★《十九年间谋杀小叙》作者那多,改编自让作者五年都无法释怀的真实案件,预定2020年度中国最佳犯罪小说!★双线叙事线索,警察和案犯从两个相反的方向,向真相汇合。★以极致的善良为锋,斩开浑浊人间。★在这个故事中,爱是紧紧的。“我伸出手,把她够着了。够着了,我能再松开 吗?
那多
机械大师
关于机械大师:救下邵君衍之前,莫奈平日里做得最多的事就是打打杀杀,经营维修铺,偶尔想想怎么离开这颗废弃行星。救下邵君衍之后,莫奈平日里做得最多的事就是观察大少爷每天都做了什么,教导大少爷怎么活下去,偶尔和大少爷想想怎么离开这颗废弃行星。女孩看了看远去的帕里奇军校生,再看看望着窗外一动不动的莫奈,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去见他一面?”“要说为什么……”琥珀色眼眸的青年思考了一下,最终晃了晃手中的酒杯,
沧海清歌
快穿之男主回收系统
关于快穿之男主回收系统:系统:请宿主签收您的辣鸡——咳咳咳,男主。系统:请宿主签收您的五三。系统:请宿主签收您的骨灰盒。墨白:狗子,你不说话我们还能友好相处。系统:我要是还要说怎么办?墨白:小皮鞭我还备着。系统:……那您说就好。
墨沉苛
快穿攻略:病娇哥哥,帅炸天!
关于快穿攻略:病娇哥哥,帅炸天!:祸国妖妃白仙仙被雷劈死了。举国欢呼!他们不知道白仙仙只是被一个快穿系统砸中了。系统:“妖妃娘娘,你想拥有倾国倾城的美貌吗?想过开着挂的人生吗?想把黑化的男主玩弄于鼓掌之中吗?”“那就要拯救病娇,迎男而上!”白仙仙:“呐,想想就刺激~”#持靓行凶,本宫才是大反派#
秦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