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永泰听了楚齐光的要求微微一愣,没想到对方提出这么个要求来。

不过现在这个天下,各种知识一向都很昂贵,书籍更是底层民众难以接触到的东西,各大家族自己收藏的书册、资料对平民百姓来说非常遥远。

这么一想,这个楚齐光想要借阅郝家的藏书倒也很正常。于是郝永泰又向楚齐光确认了一下,对方不是要看武功道术的秘籍,仅仅只是普通的经史子集。

又想想对方也在英略馆求学,算得上自己的同学。

于是郝永泰便点头答应了下来,并说道:“楚兄,借阅书籍罢了,你接下来一个月直接上门报我的名字便好,至于这二百两我如果收了,郝家在县里的脸面都没了。”

看到郝永泰不但同意他上门借阅书库一个月,连200两银子都不要了,楚齐光微微一喜,心中暗道:‘真是个好人啊,比你弟弟靠谱多了。’

接下来郝永泰专门安排了酒楼宴席,宴请了楚齐光、法元道士、何宪三人,酒桌上觥筹交错。楚齐光居中协调、调节气氛,时不时和郝永泰聊聊武科,和法元道士聊聊妖怪,又和何宪谈了谈探案的事情,一片宾主尽欢的景象。

而趁着这个机会,楚齐光也算是真的和郝永泰、何宪、法元道士搭上了关系,算是半只脚进入了县里的豪族圈子。

顾纬抓到的那只狐狸也被楚齐光放了出来,交给乔智带回了山里。

……

当天夜里,楚齐光一回到小院,王才良便一脸震惊地迎了上来,大呼小叫道:“楚兄!我听户房的李算手说你破了血尸案,可是真的吗?”

楚齐光摆了摆手,一脸自然地说道:“唉,都是碰巧而已。”

王才良闻着楚齐光一身酒气,猜测道:“你刚从酒席上回来?是郝家请的?”

楚齐光想了想也知道瞒不住,也没必要瞒,便开口说道:“是郝永泰请的法元道长,何宪何公子,还有我。”

王才良一脸艳羡地看着楚齐光,虽然他经常在楚齐光面前吹牛逼,说自己人脉多广,在县里认识的人多么多。

但他自己知道,他混的地主圈子在青阳县里上不得台面,楚齐光现在搭上的郝永泰、何宪、法元的那才是高端圈子,也是他一直向往的圈子。

特别郝家和他们家有祖坟的矛盾,王才良更是想要找机会化解。

王才良试探着问道:“楚哥,下次你们还吃酒的话,能不能也带上我啊?”

楚齐光一拍王才良肩膀说道:“这还用说?你我兄弟一场,你想一起吃酒我当然会带着你。我知道你担心郝家和你家争地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会帮忙的。”

他心里补充了一句:‘就看你家能出多少银子了。’

“楚哥!”王才良又是一阵感激,看着眼前的楚齐光,想着对方一直以来又会吹比、又很照顾他、还帮他治好了犬毒,现在混进了高端圈子也不忘提携他一番……

“你真是仁义!”王才良只觉得和楚齐光做兄弟真是太好了。

王才良拍着胸脯说道:“你放心吧楚哥,兄弟我一定不会给你丢面儿的。到时候我们两兄弟纵横青阳,再一起考取武科。”

接着王才良又和楚齐光约了明天一起吃酒便愉快地走了。

楚齐光回到自己的房里,就看到乔智已经趴在床上翻着肚皮,一副累死了的模样。

“乔大师今天辛苦了。”楚齐光坐上床,一边撸着乔智的肚皮,一边考虑着今天的得失。

魔帝归来
关于魔帝归来:魔帝李凌大闹九天之后惨遭十方仙尊偷袭,不幸陨落重回少年。曾经,他能逼得凤凰折翼、朱雀断翅!如今,他誓要弥补遗憾,重登魔道之巅,再次成为那个杀伐果断的九天魔帝!魔帝再临人间,九州为之震颤!
鸡汤豆脑
我是邪仙
关于我是邪仙:何为仙?何为神?何为佛?何为道?凡人能成仙否?仙神能长生否?佛为何物?道为何论?仙为何职?神为何物?正与邪一念之误魔与佛有何区别邪仙是我我是邪仙
墨凌飞
守婚如玉
关于守婚如玉:守婚如玉木清竹阮瀚宇她曾爱他上瘾,如愿嫁进豪门的她却心如死灰,逃离去了美国。“陪我一夜,我就答应离婚。”三年后再见面时,他却提出了屈辱的卖身要求,为了妈妈的手术,她忍了!再次相见,她华丽蜕变成顶尖汽车设计师,令他震惊。踏进阮氏集团的她,却是开启复仇之路。父亲之死,一个个被人精心设计的阴谋,让他们彼此伤害,越走越远。“女人,你竟敢怀了他的孩子,胆子可不小。”男人的面孔扭曲,手握得拳头咯
云中飞燕
变身最强女主播
关于变身最强女主播:宅男主播猝死穿越平行世界,变身成为一个刚毕业的借自身优势和前世的意识,在一个拖累系统的帮助下,成为了电竞黑洞,全能主播。走上了成为播霸的道路。创了个读者群,喜欢的可以进一下。群号:792361945
快乐肥仔水
落跑囚妃,暴君我要离婚!
关于落跑囚妃,暴君我要离婚!:一遭被雷劈,富家千金安可儿穿越成了轩辕皇朝里一个卑微的小宫女,拒绝圣宠还趁着雨夜私奔,于是乎龙颜大怒...
月华清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