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珍最后无奈的放弃了制药,决定还是老老实实的只看书不动手。

可惜玉珍这个觉悟太迟了一些,这一日玉珍才刚回家,就被一家之主勒令告知,她已经四岁了,是一个大孩子了,加上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所以明天开始,就要跟着培浩和玉莲去山脚下捡树枝,还有割嫩嫩的猪草,以及跟着堂姐去采刚冒头的新鲜野菜。

忙完了这些,才能自由活动,听到这一条坏消息,玉珍的脸都要崩坏了,可却也知道,这怕是农村小孩都要做的事情,也就没有说出什么反对的话。而且骆安泽都不在,她就算有什么疑惑的地方,也没有人问,她看了那么多的书,也是时候消化一下,而且有了正当的理由出门,她还能在外面多一些修炼的时间。

就是可惜,玉珍原本是准备去山谷一趟的,看来是要在找时间了。

第二天一早,玉珍按照生物钟起床,吃完大姐玉蓉热在锅里面的粥,就准备等培浩和玉莲,那知道太阳都升的老高了,却还是没有见到培浩和玉莲的影子,想着培浩下雪的冬天,都会起早跟着刘培智锻炼身体,没道理会睡晚,至于刘玉莲,这个暂不理会。

难不成,他们两兄妹是丢下她,先走了?玉珍摸着下巴想着,然后毫不犹豫的去了培浩的房间,果然门是虚掩着的,打开门一看,里面哪里有什么人,估计是早就了,就是不知道他是一大早去锻炼身体了没有回来,还是别的。

既然人不在,便宜爹又明确了要她跟着他们去捡树枝,跟堂姐去采野菜,那她就一定要有所交代的,玉珍就想自己行动了。

这太阳都老高了,野菜也才刚刚冒头,就算村子附近大山很多,估计摘的人多了,去的我晚了,也不会剩有。

这样想着,玉珍转身就出了门,至于刘玉莲如何,玉珍压根就没有去理会她,不管她是在睡懒觉还好,是跟着培浩一起走了也好,反正到时候她带回树枝和野菜,就不能说自己偷懒。

以前玉珍是不认识野菜的,但是在骆安泽那里看了那么多书,还是有那么一两种野菜是有要用价值的,所以也算认得,到时候遇见了就摘那个,没有遇见她就捡树枝好了。

别的山头玉珍都不熟悉,所以她决定去河桥那边,至少她是天天来往,还算是熟悉一些,就算没有上过山,到是最近往那边走,她好像有看到一种认识的野菜,而且那些山都挺矮的,树木虽然稀疏了些,但胜在安全,也有些枯枝可捡。

玉珍想好了去处,就挎着小篮子,手拿自己的专属小药锄,不慌不忙的往河桥那边走去,到了河边,旁边的山脚下,果然看到了自己认识的野菜,不是别的正是蒲公英,又叫婆婆丁,有清热解毒,消肿和利尿的功效。

不过书上说,这玩意儿味道有些苦,所以对于这个,玉珍可没有吃的欲望,就算有回甘,她也不爱。

不过这里的并不是很多,只有一小丛,而且还没有她的食指长,估计也就只有一点野菜的味道,过几天再来,该就能疯长。

可惜这些蒲公英的运气不是很好,遇上了她这个“杀手”,虽然不是很多,但是摘下来也能炒个一小碗,不过要是一家人吃就不够了,所以还要在找找,凑足一篮子就够了。

不过野菜里面,估计就它长得最快,也是野菜里面的领头者了,所以见到蒲公英才只有那么高,玉珍就不去奢望别的野菜了,只把目光盯在蒲公英上面。

为了让这些蒲公英还能很好的生长,玉珍并没有用自己的小锄头把它的跟给挖了,而是把叶子给折了下来,全部弄下来,也就只有一小把。

这一丛被玉珍弄完之后,玉珍起身往左,就往山脚的边缘开始找起来,接着很快就又遇到了第二窝蒲公英,比前面那一小丛长得要好,叶子也更长一些,估计是这边的温度更暖一些,所以才长的快,谁知道呢。

接下来的时间,玉珍就把目光放在了摘蒲公英上,不是没有别的野草啊什么的,可惜别的她也不认识,就算是野菜,她也没有动,很快,小小的一个篮子,就被她装了个小半满,玉珍挥了挥手自己的手臂,双目四望,看着威风吹过,春天独有的风情。

碧绿山水,自古就能陶冶人的情操,玉珍不懂这个,但看到青山绿水,心情也会很好。

玉珍的目光在水面上停留了一刻,刚要移开目光,突然玉珍眼睛一亮。

咦?那个是水芹菜么?

好像又发现了一种野菜,玉珍有些兴奋,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水芹菜是她认识的,也是她爱吃的,看见可能是水芹菜的植物,自然非常的兴奋。

当然,以前她不认为水芹菜是野菜,毕竟水芹一点都不稀奇,连她很久之前,这菜上市之后,都是隔几天都必吃的菜,水芹的味道有些人会觉得很怪,更有人觉得臭臭的,但是她却觉得很赞,所以爱吃,特别是拿来炒菜味道最好,不过听说芹菜吃多了降血压,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会事儿,反正以前她是不曾理会过的,嘴馋了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玉珍快步走进一看,还真是水芹菜没错,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样貌,玉珍兴奋的就伸手拔起来,没办法,这水芹菜长在水边上,要她伸手下去折断,太要不得了,现在虽然是春天,但是谁不知道,春天其实才是最冷的季节,倒春寒什么的,不要太冷。

所以,她才不会为了一点水芹,就把自己的胳膊拿去受冻。

也不知道这水芹是怎么长的,居然每株都有她的半个胳膊长,可高兴死她了,而且这水芹不仅仅是长的好,还长得异常的茂盛,这一眼望去,全是水芹,都延伸到了视角所不能见的上游去了,所以就算断了人家的根,玉珍也是丝毫不心疼。

玉珍还见猎心喜,收取了不少放到了空间里面,这也是因为带来的小篮子已经装不下了,她又舍不得那么多的水芹,而且这里长的那么茂盛,玉珍估计是没有人采摘,说不定村里的人都不认为这个东西能吃来着。

对于自己喜爱的东西,玉珍可从来没有要让步的打算,而且经过末世,对于蔬菜什么的,末世之人,看的比眼珠子还重,所以你认为玉珍会看见了喜爱之物,就会在摘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停手么?

那怎么可能?

玉珍是直接就沿着河岸,一路拔草一样拔了上去,好在这水芹的跟都扎的不是很紧,所以玉珍拔的那叫一个轻松。

终于,眼前除了还没有长大的水芹,再也没有在见到一颗成熟的水芹了,玉珍这才一脸满足的站起身,之前摘的欢快,现在停下来,才惊觉老腰都断了,玉珍撑着腰扭了扭好一会儿,才觉得松快了许多。

正要看着自己身边是不是还有别的认识的野菜,或者要开始捡一些枯枝的时候,一抬头,玉珍却张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前方,黑云滚滚,话说,她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了,眼前这弥漫着黑雾的,难不成就是玉雪堂姐口中的黑山?

天,她只顾着水芹,却没有注意,自己居然跑到这里来了。

原来,顺着河流往上,真的就能看到黑山。

对于所谓的黑山,之前玉珍就定论所谓的黑雾可能是瘴气,但任凭想象,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这黑山,还真的就名副其实的黑山,一整座大山,全部被不能看透的黑雾包裹着,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而玉珍此时就在黑山的脚下,山脚飘荡的黑雾,距离她只有一尺,在前进一步,她就要进入黑雾的范围了。

玉珍蹭蹭往后退,她没有忘记,培浩可就是因为碰到了这些黑雾,而病倒的,到现在一个月了,虽然行动自如了,却还在吃着大夫开的药。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点贪财和不小心,就把自己个折腾进去了。

从善
关于从善:重活一世,我一定要坏得不那么明显,坏得低调一点儿。弃恶从善,想得美呢?
定离
不小心娶了女皇
关于不小心娶了女皇:你以为他普通?功法武技一学就会,枪法剑法手到擒来,这叫普通?你以为他是个只会吃软饭的废物?身怀龙凤血脉,天下绝无第二,这叫废物?本来,他只想平静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他被女皇拉去当未婚夫……他常说的有两句话,“我不想装逼,都是你们逼我的。”“犯语心者,虽远必诛!”大道三千,他便是大道,武道之极,他便是巅峰!且看他如何成为女皇背后的男人,醒掌天下势,醉卧美人膝。
乱世笙歌
落跑囚妃,暴君我要离婚!
关于落跑囚妃,暴君我要离婚!:一遭被雷劈,富家千金安可儿穿越成了轩辕皇朝里一个卑微的小宫女,拒绝圣宠还趁着雨夜私奔,于是乎龙颜大怒...
月华清薇
魔帝归来
关于魔帝归来:魔帝李凌大闹九天之后惨遭十方仙尊偷袭,不幸陨落重回少年。曾经,他能逼得凤凰折翼、朱雀断翅!如今,他誓要弥补遗憾,重登魔道之巅,再次成为那个杀伐果断的九天魔帝!魔帝再临人间,九州为之震颤!
鸡汤豆脑
我是邪仙
关于我是邪仙:何为仙?何为神?何为佛?何为道?凡人能成仙否?仙神能长生否?佛为何物?道为何论?仙为何职?神为何物?正与邪一念之误魔与佛有何区别邪仙是我我是邪仙
墨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