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毫无疑问是一只鬼,没有理由能说明一具尸体还能自由得活动,何书成一刹时只觉口干舌燥。

“我们出去吧,”警长道,何书成的模样让他感到有些不安,“这里面的味儿让人感到难受。”

在门口站岗的警察手里机械地紧紧握着一根橡胶警棍,他的神情既警惕又紧张,何书成理解他的这种害怕情绪,这房间里面坐着一具会走动会说话的尸体,没准她一会儿又自己拉开门又走了出来,何书成道:“你不用怕,这次她是真的死了。”警察木然一笑,他对于何书成安慰他的话并不相信,他垂头看了看手里的警棍,看来他对自己手里的武器能不能对付一个死人心里根本没底。

何书成跟着警长,他们小心地避开现场那些怪异的脚印,再次来到院外,他们坐在刚才谈天的长椅上,深夜公园里清新的空气让何书成的脑袋感觉清醒了一些,两个警察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各自点燃了香烟,各自想着心事。

“你看这是一种甚么样的情形?”警长终于打破了沉默,他问出一个他自问了无数次的问题,“一个死去很多天的人身上为甚么会发生这样不可思议的现象,据法医鉴定,你的老同学死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她应该是在十二点左右死亡的,而房间里的那另一具尸体,根据腐烂的情况,大约已经死亡了五天到八天,现在虽是春季,但仍感炎热,所以尸体腐败得很是厉害。”

何书成闷头吸烟,警长则接着发表他的专业观点。

“从现场发现的鞋印来看,其中一些属于你的那位死去的老同学,她的鞋印遍布了整栋楼的所有房间,从一楼到五楼都发现凌乱的鞋印,看起来你的老同学在临死前曾在屋子里乱钻狂奔,她肯定已经被吓得半疯了,当然她的这种极度的恐惧可以理解,因为另一个脚印在紧随着她,这就是那另一具尸体的脚印,也就是说,这具死了很久的尸体在追逐着她!这个结论让人吃惊,但这是事实,这屋子应该很久没人住了,地板上一层灰,不管是鞋印还是脚印看起来都很清晰,她确实一直追逐着她。”

何书成抬起头来看着警长,他的脸色苍白,这个夜晚他听到的和看到的一切都象是一场梦,一场噩梦。

“那些脚印,”他的声音有些许颤抖,“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弄上去的?”

“你是说有人伪照现场?”警长不以为然地道,“你应该相信警务人员和法医的专业水平,虽然这现场让人匪夷所思,但确实是真实的,那具尸体是真实的,那些脚印也是真实的!通过测量和鉴定那一地的脚印有很大的一部份就是她的脚和脚上穿着的鞋留下了的,到场的专家说这完全不可能是另一个人用她的脚或是鞋底印出来的印迹,这个意思是说,现场的这些脚印不是伪装的,是她自己走出来的,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也没弄清楚一个死人怎么会走路,还会有意识地追逐一个人!我已经叮嘱到场的专家和法医对于在现场看到的情形进行保密。这下子你可以理解你那老同学的恐惧了吧?无论谁被一具死尸纠缠着都会发狂的。”警长顿了一顿,“更何况,这尸体确实可怕。”

何书成突然站起身,他走向自己的汽车,从车里拎出两瓶矿泉水,扔了一瓶给警长,自己拧开瓶盖,仰头咕嘟咕嘟地喝了一气,然后再次坐回警长的身边,警长看了看手中的矿泉水瓶,他随手将它放在身边的花台上,看过了那尸体,他觉得下半辈子无论吃喝甚么都会倒胃口。

“这具尸体为甚么会追逐着你的那位老同学?”警长道,“或者我们应该再向前溯一溯,先想想这具尸体为甚么会出现在这栋见鬼的房子里?说实话,这尸体倒让我想起了半个月前的那件自杀案子。”

“半个月前,在这栋房子里发生了一椿自杀案,”警长清了清喉咙,他用作调查报告的腔调说,“一个人自缢了,那次也是我出的警,在看到现场的时候,我直觉地感到这不是一椿自杀案,而是一椿谋杀案,因为现场实在不可理解,关于这个我和你探讨过。”警长看了看何书成,何书成点了点头,警长接着道:“不过经过尸检和你的作证,我认可了死者是自杀的事实,虽然我认为这家伙根本不可能自杀,但是我们毕竟要相信科学,相信事实,只要有事实作为依据,那么甚么不可思议的案子都能找到突破点,或是找到可以解释的结论,这个结论就是,他确实是自杀的。”

警长的这一番大道理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停顿了一下,他接着道:“半个月之后,在同样的一栋楼里,在同样的房间,发生了一件同样的案件,这让我不得不考虑前一起案件的真实性!在上一个自杀案里,我曾经对你说过,现场有三个人有明显的动机,最有嫌疑的就是你的这位老同学,只要那宋……宋……宋甚么的一死……”

何书成提示他:“宋玉宝!”

“对,宋玉宝!”警长道,“这名字倒让我想起了《红楼梦》中的贾宝玉,真不知道这些个有钱人家,给孩子起个名儿也是宝啊玉啊的,总得和钱沾上那么一点儿关系……”

“请你接着说案子吧。”何书成带着哀求的语气道。

“哦,我说到哪儿了?”

“你说只要宋玉宝一死……”

“对,只要那宋玉宝一死,你的那位老同学就能继承到大把的钱,说起来宋玉宝这个死人在商界还是很有点儿名气,我调查过,他在一个大城市里是一个大企业家,拥有两家百货公司和大把的股票,有钱得很!不过他在来到我们这小城之前把他的固定资产、股票期票甚么的都变成了现钱,数目很大,他为甚么这样做倒还需要作进一步的调查,我还听说他在老家乡下还有好几栋房产,当然那些相对就不怎么值钱了,不过也不能忽视,这些房产一旦涉及到政府建设征地,那也是一笔可观的资产,听说现在各地对于征拨土地的补偿款一路上涨,再加上那土地上还有房子……”

何书成叹了一口气,他拧开瓶盖,又吞了几口水。

“不管怎么说,他的财产很多,”警长终于绕了回来,“这笔财产倒是很能吸引某些人的注意,最主要的是也吸引了你的那位老同学的注意,那一阵子她也许正和她那位青梅竹马的旧情人打得火热,于是在她的脑袋里就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弄死丈夫,再和旧情人重归于好,这类的案子很多,于是在一个同学聚会的时候,她扶着丈夫上了楼,看着醉得不成样子的丈夫,她恶往胆边生,于是下手勒死了他……”

“我说过了,她没有作案时间,宋玉宝在楼上唱歌的时候,她正在客厅里坐在我的身边。”

霸道权少宠上天
关于霸道权少宠上天:他是冷酷薄情的大人物,尊贵至及,权倾一国!一场意外,她将就他吃掉,而他,对她食之上瘾。他是她名义上的叔叔,她是他名义上的侄女,他却将她抓到身边,白天宠,晚上爱。她跑,他抓,强势霸道!他说,“在我许可的范围内,你可以任性!但是,你要时刻记住。你是我的人,你的鼻子,嘴巴,眼睛,腿……哪怕是一根头发丝都是我的!”
乔厉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关于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一无所有的秦书凯因为抱了女同事的腰被人诬陷,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到处寻找真相,牵扯出一系列的人,而他也在过程中不断成长,权色皆收....欢的读...
金一新
婚心荡漾
关于婚心荡漾:苏歆嫁给乔琛是一场意外,他以为她爱的是姐姐,所以会对她百般刁难,事实没有。******外界传言,乔氏...
小月梧桐
穿越兽世:兽夫求放过
关于穿越兽世:兽夫求放过:一睁眼就穿越到兽世,叶蓝心内心是奔溃的。更让她奔溃的还在后面,小白蛇天天缠着让她生蛇蛋。不小心强吻了高冷霸道的银狐大人,从此被他宠之入骨。一贯沉闷的蛟龙大叔,一看到她就变得有点不可描述,目光闪躲。还有那只小黑猫,说好彼此只是宠物和主人的关系,昨晚那个索求无度的是谁?“看,瑞克,我刚捡的鸡蛋,还是温的。”“嘶嘶~,小蓝心,你喜欢的话,我们也可以生一窝。”“不行,今天是周末我
秦爆爆
大导演
关于大导演:“先森,你想拍电影吗?你想成为导演吗?你想纵横好莱坞吗?你想获得奥斯卡金像奖吗?”当电脑上跳出这则弹窗时,先森的情绪惊恐中带着几分激动。也许,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刻到了。颤抖的将鼠标移至“确定”,狠狠的点下了左键。“我一直在洗澡,油腻的师姐在哪里。独特电影,由你打造。3觉奇观。票房者为王。优质剧本,点击就送。幸运抽奖,惊喜不断。拍电影,就来......”你!《替身导演》作者【西瓜子的父亲】
西瓜子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