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你真是得了游戏综合症了,居然把游戏带入梦境和生活。”小立不耐烦的在茶几上一通翻找,然后扔过来一张碟道,“喏,就是这个最新游戏,你居然玩到几天几夜不吃不睡,最后倒在这沙发上,像猪一样睡了两天一夜,哥还怪我和爸吵醒你,难不成睡死你呀。吃饭吃饭,哎呀,好香。”说着一跳一跳的也跑去饭厅了,只留下孤儿茫然的一个人。

原来,这真是一场梦吗?那为什么,要让她醒来?她宁愿沉醉在那个梦里,因为那比她的生活还真实。

再看那张碟,眼泪就涌了上来。那上面画的角色,果然不就是她的阿德斯吗?那个金发的是路易,还有阿孟大叔。为什么没有她?为什么一切都是虚幻的?

阿德斯,不要啊!不要你只是个虚妄的存在,没有实体,没有身体和灵魂,没有那些爱与热烈,没有那些仇恨和谅解,没有那些痛苦和释然。

他们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怎么能突然变成一场幻梦。虽然现实与梦幻很难分清,可她的感觉多么真切。不,她不信。她绝不信。

“姐,快来呀,凉了不好吃了。”小独催促着。

孤儿站起身来,感觉心空得没有底,只是机械的迈动脚步。虽然她根本不想吃,但不想因为自己破坏家庭气氛。可是心在滴血,走一步都觉得要用心全身力气似的。

真的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吗?

“姐,糖醋排骨还没端过来。帮我一下。”她才要落座,小独又说。

她没办法,只好低头走进厨房。

“我地主人,有什么要吩咐的吗?”突然,有人说话。

孤儿的心像被什么狠狠抓了一下一样,猛的抬头,正看到阿德斯那双玄冰样的蓝眸,和她挖出他来那天一模一样。可是等等。塔撒大陆上的一切,不都是一场梦吗?

她愣了一下。然后拿起水果刀就要划自己的手。因为她要看看,这是真实的还是虚幻地。

阿德斯看到孤儿的行为。吓了一跳,连忙轻巧地夺下刀子,把孤儿抱在怀里,“我是真实地,你不用怀疑,是他们要开你玩笑,才装成一切是个游戏。那个游戏封面是小独找人做的,里面地碟,听说是你们一家去公园时录的。”

孤儿回不过神来。一瞬间出现了认知障碍,不知道相信谁好。可是,他的身体如此温热,他的怀抱如此熟悉,他的气味和他的声音——他的心跳——

“这是怎么回事?告诉我。”她紧紧抱着他。生怕一转眼又消失不见了。阿德斯怀抱着她。把整件事的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

原来在他将死的一刹那,小独及时恢复魔力。封印了他地时间,也就是让他处于将死却未死之态,但安娜却一命归西了。

孤儿受不了这个打击,当场昏迷。孤家寡人怕女儿醒来会受不了,叫小独也封印了她的时间,现在其实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左手狼兄,右手狐弟
关于左手狼兄,右手狐弟:一次追捕黑道头子的任务,让身为特警的她命丧薄野家大少爷手上,醒来后又成了薄野兄弟的妹妹,以为是妹妹就可以不报血海深仇?重生在男子贵族学院,美男三千,当她女性身份被曝光后,从此她招蜂引蝶冠上‘红颜祸水’的绰号,引无数‘纯禽’尽折腰。剧情版一:女孩摊开手傲娇道:“大哥,我没零花钱了。”“洗一次碗五十,一日三餐一共......
南歌泱泱
第一宠妃:相府千金惑君心
关于第一宠妃:相府千金惑君心:号外号外,五百年来朝堂上两大劲爆消息没有第三!第一:当朝相府以骄纵任性贪慕皇上美色发誓非皇上不嫁出名的千金夏冉曦因为求爱皇上被拒绝跳水自尽啦!第二:表...
浅若曦
契约新娘
关于契约新娘:赵宝贝相亲失败,却莫名其妙跟路过的陌生人结了婚,一跃成为豪门富太太。但是她怎么看这块从天而降的大馅饼,都怎么觉得这里面有一股“阴谋”的味道……对此,“大馅饼”的“烹饪者”白策翼抖了抖手里的锅碗瓢盆,微微一笑“宝贝,吃饭了。”——俗话说,抓住一个人就要先抓住这就是一个总裁大人抓住迷糊娇妻的胃,最终将她拆吃入腹的美好爱情故事。
红糖姜茶
不嫁豪门
关于不嫁豪门:他是天之骄子,冷酷果敢,桀骜不驯,是顾氏集团继承人,沪城商界鼎鼎盛有名的钻石王老五,身边美女如云,绯闻不断;她是出生卑微的私生女,为患病的母亲妹妹筹集药费,不惜出卖自己;一场交易,让她获得豪门千金的身份;一纸契约,两个家族的共同利益,将陌路的男女系在一起;签了契约,从此,身心都不由自己,游走在爱恨边缘,情非得...
游泳的鱼
咬唇
关于咬唇:季尧:“今天被我咬了唇,今后你就是我的人。林微尘,我希望你能记住这种疼,以后想起它来…也能想起我…”林微尘爱了季尧七年,从十八岁到二十五岁。一年热恋、两年深爱、两年平淡…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累的一天。林微尘想,七年之痒,他与季尧,终究是熬不过了。当初那个咬他一口后却依然能腆着脸对他笑得一脸灿烂说着“我喜欢你”的青年,已经不在了…林微尘:“季尧,我们分手吧…”南宫城:“任何时候,你转身…或
三夜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