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生的事情,就有些不受控……

席臻当时回过神来时,被自己也吓了一跳。

他眼中颜色有些深。

如果说先前的一些异样情绪,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是有些荒唐,可经过了昨晚以后,席臻弄清楚了一件事情。

他对郝燕,似乎动心了。

否则,不会在她不小心和他一起跌倒进沙时,会情难自禁。

因为席臻根本就没有喝醉,怎么可能会把她错认为女友,那样说,不过是给自己没能控制的冲动找了个借口,借此打消她的误会。

久违的感觉。

这样的动心来得毫无道理,甚至无迹可寻。

自从早年女友去世以后,席臻始终都孤身一个人,没有女人能够再近他的身,准确的说,是他把异性都隔绝了,这也是家里父母时刻操心他婚姻大事的原因。

按照他们的想法,生怕他有天会遁入空门。

郝燕不同,她是席臻自己选择的,答应了她提出来的协议婚姻。

只是虽然扮演着一对假夫妻,但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无形中,她已经进入了他的生活里。

身后的秘书,看着席臻深陷在自己的情绪之中。

刚刚在会议上,他又一次的走了神。

看起来像是被什么事情所困扰着,秘书很担心,想要试探的询问两句。

正要开口,席臻涣散的眼神聚焦,转头吩咐他:“李秘书,等会安排车,我想去一趟墓园。”

墓园里的人不多。

席臻轻车熟路的走到一个墓碑前。

他半蹲下来,伸手抚着墓碑上的照片,“小鹿,你期盼的事情,我好像做到了……我以后还会继续来看你,但是,我也要有新的生活了,你会替我开心的,对吗?”

女友临走之前,曾拉着他的手,让他不要忘了她,但不希望他永远沉浸在悲伤中,可以重新找到陪他走下去的人。

照片里年轻的女孩子,笑容明媚,仿佛在给他鼓励。

秘书则非常的激动,觉得他终于愿意放下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了。

郝燕白天上班的时候,时不时的还想起昨晚秦淮年说“我知道了”时的笑。

她总有种忐忑的感觉。

这种感觉,等到傍晚她回到公寓时,就被验证了不是多想。

郝燕打开门,看到客厅里多出来的高大身影,惊的下巴都差点掉了。

她有些玄幻,甚至还望了望四周的陈设,一度以为自己回的不是席臻的公寓,而是壹号公馆。

客厅里,秦淮年正单手插兜,大肆肆的站在那。

郝燕错愕,“秦淮年,你怎么在这里?”

牵着他另一只大手的糖糖,笑眯眯道,“是我带爸爸来的!”

郝燕看着他们父女。

糖糖呲着一排小乳牙,和她解释,“阿姨有事请假了,我就给爸爸打电话,让他来接我!幼儿园门口来了辆洒水车,我和小朋友们都跑去玩,爸爸为了保护我,弄湿了衣服,我顺路带他过来换衣服!”

郝燕:“……”

糖糖念的幼儿园,还是去年的那一家。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明明是离壹号公馆很近,这里怎么可能顺路。

她一脸怀疑。

糖糖大眼睛忽闪忽闪,“爸爸说,想要看看我们现在居住的环境,所以,我就带他来参观!”

秦淮年这时突然打了个喷嚏。

回档人生[娱乐圈]
文案:陆越的粉丝们发现自家爱豆突然业务能力飙升上综艺以为她要拖后腿,结果全组跟着她躺赢;拍戏以为她又要被嘲,结果她靠演技上了热搜;甚至还能辅导粉丝高考作业……果然努力是会得到回报的!其实从二十岁开始,陆越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被迫重生一次。一开始她很慌,几次之后就开始浪了。考研究生当学霸,为科研事业献身!自己创业当老板,过一过霸道总裁的瘾!种田真的好开心,自己养的猪好好吃!……浪够了,她决定做回老本行,
霜余
七十年代小后妈
文案:下乡插队的叶姜失足落水,被回乡探亲的慕连城救起来。同一天,来接她回城的叶父叶母以为她投河也不想嫁给郭洋,回绝了郭家的婚事。叶姜到底落到了郭洋的手里,被绑着进了洞房。那天晚上,她一脚踢的郭洋不能人道,同时也被郭家的人打断了一条腿,一辈子都不能生育。后来叶父叶母恢复了教授的荣誉来接她,叶姜跛着腿,和郭洋离了婚。她在C城的学校当了一名教师,那时慕连城将三个孩子带到C城随军,老大老二老三恰巧都是她带
姜丝煮酒
半路杀出个真千金
文案:庆安侯府抱错了女儿。回到侯府的谢兰庭,不仅被处处薄待,人人要她宽容。面对质疑时,他们更是一口咬定,谢如意才是侯府的亲生骨肉。大祸临头,甚至让她为谢如意代嫁,做她的替死鬼。兰庭面无表情:打就完了,能打则打,一顿不行就两顿!某日,朝中新贵,大都督薛珩登门。二哥笑她,此生都不能嫁给薛珩。后来,众目之下。这赫赫有名的十方杀神,为她一声火泽,含笑道:“静听吩咐。”兰庭:“娶我。”不可一世的都督大人,垂
水上银灯
唯有卿卿入我心
文案:卫婵沅当了三年太子妃,却是夜夜独守空房,日日如履薄冰。太子一朝继位,母家被抄,卫婵沅不但家破人亡,也即将被打入冷宫。炙热的爱意终于被彻底浇灭,她心如死灰喝下毒酒身亡。重生三年前,卫婵沅决意,重活一世绝不重蹈覆辙,却不料前世凉薄的太子陈逾白竟主动纠缠起来——陈逾白:你说我貌若璞玉,才华冠世。卫婵沅:我瞎,我蠢。本以为轻易就能赶走的人,却愈加死皮懒脸——陈逾白:你说非我不嫁!卫婵沅:小女不曾说过
五点零九
长公主宠夫日常
文案:嫡长公主宋时矜,容貌艳丽不可方物。爱慕少年将军容铖多年,终是克制不住倾诉情意却无情被拒。坚持三月,宋时矜决定放弃。看着宋时矜与旁人谈笑风生,容铖左思右想,还是前去握住了她的手。他始终忘不了,在前世梦境中,看见她和亲后孤身立于窗前,接连不断唤他小字时摧心剖肝的窒息感。起初宋时矜醉酒沉溺,揪着他的衣领哀怨控诉容铖拧眉:“长公主自重。”后来千杯不倒的容铖满身酒气堵住她:“殿下是不要我了吗?”宋时矜
雏耳